女帝,那三万堕妖人,早已把你们给生吞活剥了,你们还好意思言之凿凿来王宫质问!你们还是人吗?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!”

    龙释天道:“你们,不配女帝的守护。”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琴音响起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再一道笛声悠扬。

    远处的屋檐,夜倾城盘腿而坐,一身素净如雪的白衣,三千浓黑如墨的青丝。

    伏羲琴置放于膝,长指拨弄着温和的《清心曲》。

    旁侧,徐闻奉身着蓝衫,手指晶莹剔透的宝萧,斜放在唇边。

    琴音笛声相交,悦耳和谐。

    但,不管用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暴怒的人们,再次咄咄逼人地质问。

    楚长歌双手环胸,睥睨庸人:“咋不一把火烧死了他们,恩将仇报的蠢货们,心安理得接受旁人的好,还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,吵杂得令人头疼,如赶集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一道身影徐徐走入众人的视线之中,那些声音才默契的越来越小,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无数道目光集中在一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与往常不同的是,她穿着墨黑的长衫,似画师随性泼出的墨,晕染于美丽的尘世。

    她的脸侧,三道血痕,更显得妖冶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风吹起了黑衫和银白的发,冰冷的美眸淡漠地俯瞰她的子民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子民们敬畏又胆怯。

    轻歌昂首挺胸,微抬下颌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空灵而冷冽:“你们说的没错,八荒符文内,的确记载着解决深渊天劫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九辞牵着莫忧,复杂地看着宠爱的妹妹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就连柳烟儿等人都看向了轻歌。

    即便此事是真,只要夜轻歌打死不承认,就还能博取天下人的信任。

    而在天穹彼方,火焰的浓密处,莫叔的两只眼眸截然不同,黑得诡谲,红如鲜血。

    红瞳没有焦距,是彻底的红,没有任何的其他颜色。

    而在红瞳的深渊,有一座囚,牢里有一个憔悴的白发美人。

    莫叔的黑眸那一侧,细细盯着神域王宫前的轻歌,低声问:“九辞回来了,你还会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,今时今日,多么的像啊。”莫叔说。

    一道女声响起:“莫儿,苦海无涯回头是岸,你怎么就不懂呢……”“我不懂什么?”莫叔陡然变得癫狂:“我为你插上噬魂钉,你却要我去死!我在你心中,比不过天下人吗?在你心中,只有王权富贵才会最重要的,我这一个弟弟,算得了

    什么?我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爱过我吗?你没有!你曾说过永远保护我,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莫叔歇斯底里地大喊。那女声再响:“以天下为己任,是我族的信念,你怎能违背我族信念?三万年了,你还在执迷不悟吗?你还要让我们的痛苦延续到旁人身上吗?!放过那个叫做夜轻歌的孩

    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儿,夜九辞会同意献身的,他情愿祭天,他和你不一样。”“那是因为夜轻歌一直在保护他!在得知祭天之事的时候,第一时间把他送走!而不是跪在他的面前,求他去祭天!”莫叔吼道!

章节目录

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婿只为原作者豆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娘并收藏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